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深圳新闻>深圳要闻>

深圳18名女主播涉嫌传播淫秽品被诉 有的半个月获利3万元

条评论立即评论

深圳18名女主播涉嫌传播淫秽品被诉 有的半个月获利3万元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近年来,随着移动直播的火爆,直播平台上的色情等问题也接踵而至。而住宝安的覃某,2018年3月起在直播平台进行淫秽表演,除引诱观众刷礼物外,还使用直播房间的另外收费功能,按观众需求另进行表演。

深圳新闻网2018年12月21日讯(记者 刘婷)近年来,随着移动直播的火爆,直播平台上的色情等问题也接踵而至。经过执法部门严厉打击之后,直播涉黄问题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遏制。但据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数据显示 ,近半年来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被提起公诉的直播平台女主播即有18人,比上半年有增长的趋势。

有的女主播采取了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,意图逃避监管与打击。如2018年5月起,住龙华的高某,在某直播平台做直播时,告诉观众,只要给她刷“跑车”(价值99元)以上的礼物,她就送“福利”:拉到自建的一个小群上,看她拍的色情视频。果然,很多观众冲着这项“福利”纷纷刷了“跑车”等,然后被高某拉进了一个微信群。2018年8月高某被抓获,经鉴定微信群上的28部均为淫秽视频。

比她稍早一点,住宝安的晏某,曾在几个直播平台上做过主播,2018年3月转到某直播平台,在直播平台自己的房间内,通过露胸、做诱惑动作等方式,再引诱观众送“跑车”就有更多“福利”,同样是拉到自己管理的QQ群上提供淫秽视频。2018年8月晏某被抓获,经鉴定群上有66部淫秽视频。

甚至还有夫妻同上的,如住龙华的李某、胡某夫妇,都是95后,妻子胡某负责在几个直播平台的房间内,穿情趣内衣、做诱惑性动作甚至暴露自己私处等,引诱他人进入直播间,再引导观众给自己刷“跑车”,称有更好“福利”。之后再将刷了“跑车”的观众拉到丈夫李某管理的QQ群上,观看各种淫秽视频。夫妻俩2018年7月被抓获时,其小孩才刚满一岁,而在他们的房间里,不仅搜出各种作案用的情趣用品,QQ群上的淫秽视频高达194部。

而住龙岗的陈某,2017年即开始在多个直播平台做主播,通过在直播间与游客聊天、唱歌,不断挑逗、引诱观众刷礼物,并表示刷得越多、“福利”更大,然后将刷“跑车”的观众加为QQ好友和微信好友,拉到QQ群上看各种色情视频,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自己的各种淫秽视频供微信好友观看,还会按照微信好友的要求单独提供各种淫秽表演。2018年5月陈某被查获,经鉴定其朋友圈发布的自己淫秽视频即有80部。

还有一些直播平台女主播,依然直接在平台上进行色情直播。如住龙岗的马某,2018年3月多次在某直播平台上裸体表演直播,并一直保持1000多人在线观看。对于刷“跑车”的观众,马某则加其微信进行私聊,并发送自己录制的各种淫秽视频。

而住宝安的覃某,2018年3月起在直播平台进行淫秽表演,除引诱观众刷礼物外,还使用直播房间的另外收费功能,按观众需求另进行表演。被查获时经鉴定,同时在线观看其淫秽直播的观众高达7820人。

高压之下,为何还有女主播频频涉黄?

从办案情况看,这18名涉黄女主播基本上都是初中文化,零星有高中、大专生,办案检察官分析说,从提审情况看,她们知道这可能违法,并想方法逃避打击,但她们中的绝大部分并没有意识到,这种“黄播”或这种“送福利”的形式,已经涉嫌犯罪、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了,这种严重性是她们没想到的。

另一方面,这些女主播也并无什么特长,在直播平台上为留住观众,在平台的纵容、观众的起哄下,为了快速赚钱,她们很容易就转向了这种涉黄的方式。如被查获女主播何某,1993年出生,初中文化,即供称曾在多个直播平台做过主播,都赚不到什么钱,而转做“黄播”之后,观众频频刷“跑车”等,而观众的消费她能从直播平台中提成55%,半个月即获利3万元。

这种直播涉黄的社会:π圆谎远?,特别是对于一些深夜里沉迷其中的未成年人而言更是不容小觑,甚至还有一些未成年人盗用父母的钱给女主播巨额打赏等。在呼吁社会公众抵制网络不良信息、压缩违法行为滋生空间的同时,办案检察官还要重点提醒的是:

“网络不是法外之地,网络直播也不会成为执法的盲区,每一名从业者和参与者都要谨记,必须要恪守法律底线,一旦涉嫌犯罪身陷囹圄则悔之晚矣。”针对目前直播涉黄有抬头的趋势,办案检察官还提到,执法部门需要进一步加大监管和打击力度,“网络直播平台,务必也要加强自律,切勿去试探违法犯罪的底线。作为一个新兴行业,只有健康、守法,才能长久地发展。”“我们都需要一个绿色健康、遵守社会公序良俗的网络环境,这也需要我们共同去维护。”


[责任编辑:何畅]